阿斯克尔族少族长夫人

SOT:主远诺维塞其余乱炖/YYS:狗崽酒茨连若/守护恋与市的周夫人/VC:言洛龙言龙摩/雷龙绫/镇魂巍澜/盗笔黑花/男神解大花/老公尤诺
微博:阿斯克尔少族长夫人

注意是远诺!
和@楚辞 一起在群里脑洞出了这个东西2333
本来是只脑了(一个阵容超豪华的)婚礼……后来一发不可收拾……

新郎1:尽远
新郎(娘)2/服装:尤诺
餐饮:普朗大师
证婚人:云轩
司仪:维鲁特
花童:弥幽 木童子
戒指:格洛
现场特效:舜
撒花:阿黄
音乐:洛维娜
摄像:朗尼
安保:埃蒙,瑞亚
迎宾&礼单:界海
吉祥物:柯尼
熊孩子领头人:赛科尔
新娘团:萨隆 伊恩 艾德丽莎
新郎团:路易斯 乐琉 云不亦 叶迟
聘礼:幻光花花圃 暗堡进出口减税等等
嫁妆:治疗药剂 全维尔哈伦最好的大治疗师伊恩免费治疗一次(谁打的我们就不说了xxxxx)
蜜月:异世界+各种play

图是一些我无法概括的小细节23333333
(等我们明天讨论孩子叫什么【bushi

OOC那个真的233333

Ralph:

太真实惹,感动

欲曙天:

真实

凌云壮志:

看到一个完全没点过心心蓝色and评论的小可爱关注了我
内心:傻逼lof是不是又瞎写推送了【百分之九十九】
也许这个小可爱只是不习惯点心点蓝手评论呢【百分之一】

恳请各位不要一言不合就关注我,我首页废话很多的,点关注不如给我喜欢的文点个红心,点关注不如给我回个评论OTZ

莫染_:

还有突然求评论红心蓝手——

【最近涨粉这么多为啥消息提示这么少?关注了我又不和我互动是为了暗杀我吗?】

盏鹤:

哈哈哈非常真实了

熬煮黑洛酱:

一点粮圈观察,不一定对


哦对了,@维鲁斯特 ←这是我的微博,欢迎各位来找我唠嗑!

【记梗】接上条记梗

婚后
AB在沙发上腻歪着看电影,A心一动没忍住发了条微博感叹岁月静好。
然后B手机星饭团提示音响了。
顿时B电影也不看了跳起来开电脑手机指挥群里各位开始评论转发艹数据。
A委屈巴巴地表示宝贝儿你不爱我了。B:“超话都没签到还想让我爱你?”

【记梗】一个脑洞

A是巨星,B是他的粉头,就是一天到晚带着粉丝们疯狂草数据的那种。
某天A拿助理的手机进自己的粉丝群,说“你们好我是A”(就类似这种话吧),没人信他,在全群都刷“你要是A我就是A他老婆/老公”的时候,B发了句“你要是A我就是A他儿子”,然后就被A盯上了。A注册了个小号加群后又加了B的好友,装成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新粉,B一看这兄弟连轮博都不会,就开始手把手教他超话格式打榜投票等等一系列操作。
后面我还没想好。
灵感来源……大概是陈学冬(和严格的饭圈)吧。

沙雕预警
极度OOC
亲情向的阿斯克尔一家人
这个水印真的好大
回头弄个十圣徒的?

【远诺】随笔(四)

久别重逢 现世paro
OOC有
——————————

当尽远开始注意那道视线时,它已经出现了很久。

自打他在树荫中的长椅上坐下,那道视线就存在了。尽远一开始是不打算搭理的,他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到书上,可十分钟后仍是这一页,他的目光还在第一行字上打转:“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他有些烦躁地合上书,耳机里的音乐恰巧切换到了下一首,火焰的嘈杂声莫名安抚了他。

耳机阻隔了车水马龙的噪音,阻隔了鸟语虫鸣的自然,也阻隔了那人走近的脚步声。当清浅的吟唱在耳机中响起时,尽远的视野里出现了一双白色的帆布鞋。

他抬头,对上了一双鎏金的眼眸。像是把所有星光都盛进去了一样。他想。

可这片“星空”现在不甚平静,而是似被风暴席卷过一般,充满了小心翼翼的试探,和一丝丝期待。

那人有一头在C国少见的金发,长相很明显是个少年,却不见这个年纪男孩儿的叛逆,反而让人觉得安静。树叶缝隙里跃动的碎金仿佛也偏爱他,争先恐后地往他身上凑,拉链的反光晃得尽远眯了眯眼。

他们这样对视了许久,直到尽远的耳机再次响起那首安静的歌,才见那金发少年动了动唇。耳机挡住了他的声音,但尽远还是辨认出了那两个字。

尽远。

唇角向两旁轻轻扯起,露出一个微笑般的口型,舌尖轻触上颚后快速离开,接着双唇像要亲吻上某人一样微微嘟起,继而又如鲜花绽放般舒展开来。那两个字,便随着他声带的轻轻震动而被唤出。

尽远。

他说。

虽然戴着耳机,但尽远还是能想象到金发少年是如何用他那好听的嗓音,缓缓地,带着重逢的激动与犹豫地念出他的名字。

他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突如其来而又深刻,仿佛很久很久以前,也有一个少年,在阳光中这样地叫他。

于是尽远笑了,他摘下耳机,满含笑意地对面前呆滞的少年说:“您好,请问……我们曾认识吗?”










“尤……尤诺你别哭啊我开玩笑的……我当然记得……我错了我错了我给你做蛋糕好不好……诶尤诺你等等我啊……”
于是好不容易找回老婆的大队长又一次失去了他的小可爱(不是)
——————————————
大队长耳机里放的歌是《黄昏的挽歌》~毕竟现世paro嘛
想给这个尽远安利《Kiss Kiss Kiss》和《孤独星球》(x)

【远诺】关于茶和酒

当尤诺端起今天的第五杯酒时,尽远终于看不下去了。

他伸手从尤诺手中夺过酒杯放在自己这边:“喝太多了。”

金发的调酒师瞪了他一眼,伸长胳膊想去够那杯被夺走的酒,却被对方握住手,强行塞了一杯还在冒热气的茶:“尝尝这个。”

尤诺收回手,低头闻了一下,在感觉到苦味后直接推还给对方,面露嫌弃道:“我不要,好苦,把我的果酒还给我。”

尽远又给推过去,认真道:“喝酒对身体不好,这个养生。”

这杯茶像是什么危险品似的被两个人在在中间推来推去——不过要真是危险品估计两人都是往自己这边拉,每次移动都还伴随着幼儿园吵架似的话:

“大夏天的谁要喝这种冒热气的东西啊!”

“冰酒对肠胃不好。”

“我是个医生,这点量没问题!”

“上次胃疼的是谁?”

“上次是因为一天没吃饭不是因为冰酒!”

等等……好像说漏了什么?

尽远的眉在听到这句后紧紧皱了起来,几乎是吼道:“一天没吃饭?尤诺·阿斯克尔你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这句说完他就感觉气氛不对了,因为他看到尤诺漂亮的金眸瞬间瞪到最大,委屈的小表情仿佛下一秒就要就要落下泪来:“难受的是我,你还吼我!”

把人惹哭了的大队长有点慌,赶忙把委屈巴巴的小教授揽进怀里,还没开口安慰就感觉怀中人猛地往前一探身,再放开时只见他已经再次拿到了那杯刚刚被尽远没收的果酒,脸上哪还有半分委屈,全是得意洋洋。

尽远气得笑了:“……你不当个演员真是可惜了。”

“要我喝茶也可以,”尤诺顿了顿,露出了个有些狡黠的笑容,“你要喝这杯酒。”

尽远接过,凑到唇边,用品茶的方式轻轻呷了一小口,酒精的刺激让他微微皱了下眉,一旁的尤诺看他这样急得不得了,就差手把手灌他:“果酒不能这么喝,一次要喝一大口!”

尽远盯着手中的酒,浅金色的液体让他想到了眼前人柔软的发,这让这杯酒看起来没那么难以下咽了,他闭上眼,像灌药似的往嘴里猛灌了一大口——

“咳咳咳——”太久没尝过酒精的刺激,更别提这杯果酒的度数还挺高,陌生的味道让尽远忍不住咳起来,尤诺看他这反应,连忙给他拍背顺气,顺便强行睁眼瞎:“感觉怎么样?是不是特别棒?”

“……拒绝酒桌文化从我做起。”

不过好像有一丝的果香?

“嘁,没意思。”尤诺说着端起刚才被二人推来推去的茶,一脸视死如归。尽远被他的表情逗笑了:“又不是让你试毒。”

“不,”尤诺一脸严肃,“苦的一切都是毒药。”

尽远:“……”苦果算吗。

尤诺学着尽远刚才的样子,将茶杯凑到唇边,轻轻地抿了一下——

绿茶独有的清苦飞快略过舌头,尤诺忍不住喝了杯水以冲淡这份苦,抬头对上尽远的眼,里面很明显写了四个字——暴殄天物。

……不过好像有一丝清香?

后来。

“……水的温度有些低了,茶香没有很好地发挥出来。”

“诶?教授对茶也有研究吗?”

“只是身边有个喜茶的朋友而已……”

……

“原酒放多了吧,掩盖了果料的鲜味。”

“嗯?尽远你什么时候会品酒了?”

“……不,只是被某人灌得多了而已。”

——————
群里大家讨论出来的梗!ABO等我哪天开电脑搞个大的(bushi)

【远诺】随笔(三)

  “我刚醒的时候,什么都想不起来,脑子里就是一片空白,像被橡皮擦过似的干干净净,你看,我到现在都因为想不起来自己是谁而欠着医药费。”对面的金发青年自嘲地笑笑,然后继续说,“大概过了几天吧,我开始频繁地梦到一个人。没有其他的,他就像是从虚无中走出来的一样。我看不清他的五官,但我知道他在跟我说话。

  “而这只是第一个月,第二个月,我看清了他有一头翠色的长发,第三个月,我开始闻到一股清浅的茶香……可我一直看不清他的样子,也不知道他在跟我说什么。

  “我不知道,或者说想不起来他是谁,但他一定对我很重要。
  “而昨天,我终于听清他在说什么了……”

他说到这儿就不再往下继续了,我被他的讲述勾起了兴趣,身体微微前倾,说:“这不是很好吗,然后呢?”

  青年低着头,身体猛然开始剧烈颤抖,我吓了一跳,伸手就去想去按呼叫铃,却在他抬头后停了下来——他眼眶通红,声音中有藏不住的颤抖:“他对我说,忘了吧。

  “他的声音很温柔,要是说起情话肯定苏得不得了,可为什么偏偏是这句?

  “他想让我忘了什么?

  “我想,我一定是极爱他了,否则怎么会那么听话,他说忘了吧,我就真的忘了……”

  说到最后,他已经泣不成声,话语在口中哽咽破碎,每次呼吸都像牵动五脏六腑一样沉重,仿佛有剧烈的疼痛撕扯着他的心脏,让每个字都说得无比艰难。

  “可为什么,我偏偏又记得这一句啊……”

我离开了病房。手中还握着写有他信息的纸条:尤诺·阿斯克尔。五年前进入贩毒集团卧底,三年前与组织失去联系。

而那个贩毒集团的头目,叫尽远·斯诺克。
——-————————————————
某天睡前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句“记得你叫我忘了吧”,然后就有了这篇emmmmmmm
大概剧情就是特警尤诺卧底斯诺克集团(角色大概是老大的小情人吧x(我瞎bb的!!!尽远当然也是认真的!!!)),与组织失去联系三年后被发现在某个废弃盘口,这个时候的斯诺克集团早在一次帮派火拼中易主,尽远也丧命其中,他用最后的人手将尤诺送到相对安全的废弃盘口,然后剧情接上。
我他妈到底写了什么。

【远诺】记梗

《三体Ⅲ》paro
结束冬眠的公元人远x威慑纪元医生诺
时间威慑纪元62年10月,即公元2270年10月
距大移民仅有两个月

可能不会填x

【时之歌/多CP】今天的老师们依然很ji④

主CP维赛远诺,其余CP大乱炖,注意避雷

前篇走这里

学院paro 老师设定

设定参与/感谢 @鬼方不方 

人物属于时之歌OOC属于我

——————————

64

化学课上课。

赛科尔:“你们上节什么课?”

全班(有气无力):“数——学——”

“那上节课应该睡够了这节课不准再睡了啊!”

折回来取东西的维鲁特:EXM???

65

地理课。

尽远:“界海同学来回答一下这是什么岩?”

界海(沉迷化学无法自拔):“……酸碱盐?”

(赛科尔:我宣布今天你就是化学课代表)

66

尽远:“……旁边的同学起来回答一下?”

同桌(溜号中):“……李泽言?”

(尽远:你们这是在逼我辞职)

67

生物课。

尤诺:“生物生存靠什么(进)化?”

某同学(兴奋):“数理化!”

另一同学(超大声):“现代化!”

(尤诺:尽远辞职信帮我也写一份。)

68

520当天,尽远送了尤诺99朵亲手叠的玫瑰花,不送真花的原因是“保护生物多样性”。

尤诺十分怀疑他知道了什么。

69

后来尤诺在办公室闲着没事儿全给拆了,美其名曰“寻找隐藏的情话”。

实际:

“再拆一个我肯定能看懂怎么叠!”

于是在521,尽远收到了来自尤诺的两张卡纸和一条气势汹汹的便签:教我叠玫瑰花!!!

70

维鲁特则是带着赛科尔去吃了顿自助烧烤算是庆祝,值得一提的是,那顿烧烤赛科尔吃的极慢,几乎可以算得上是细嚼慢咽。

回家后被问起时,赛科尔理直气壮:“万一你在里面藏了戒指我不小心吃了呢?”

赛科尔·心思缜密·路普。

维鲁特:……你家戒指塞烤肉里?

71

于是在521,维鲁特收到了一个戒指。

据说是从烤肉里吃出来的。

赛科尔·智商过人·路普。

80

而520当天云轩的心情就不是很好了。尤其是在看到他的小课代表界海桌子上堆了一堆情书后。

81

文科办公室。

云轩:“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全校就我们班早恋的多?!”

瑞亚:“可能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吧。”

同在办公室的尽远背后一凉。

82

还是文科办公室。

云轩盯着舜看了好一会儿后:“你知道吗,你头上有一片星空。”

刚上完课回来的舜(惊恐):“你已经被虐的饥不择食连我都开始撩了???”

路过的瑞亚:“他可能是在委婉地提醒你,头发上全是粉笔灰。” 

————TBC————

这更比较短小,昨天凌晨码了五个小时的远诺现在手腕还没缓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