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克尔族少族长夫人

SOT:主远诺维赛其余乱炖/YYS:狗崽酒茨连若/守护恋与市的周夫人/VC:言洛龙言龙摩/雷龙绫/镇魂巍澜/盗笔黑花/男神解大花/老公尤诺/老婆言和
微博:阿斯克尔少族长夫人

【远诺】灵魂之石

重制版,原名《他的灵魂》。
原版懒得删了,想看可以翻翻主页。
推荐BGM:琥珀—洛天依(Cover:郁可唯)
(等我哪天用电脑补个链接)
OOC有 私设有
—————     
0.   
  
  这世界是你的遗嘱,而我是你唯一的遗物。*
1.     

  ……有多久没回来过了?      

  五年?十年?还是更久?      

  尽远·斯诺克面对着艾格尼萨无尽的风雪,脑中费劲地搜索着关于这里那点少得可怜的记忆。明明是故乡,他却只在这儿生活过短短几年,更谈不上有什么浓烈的感情。   
 
  就算有,大部分也都和他有关。   

  他,尤诺·阿斯克尔,阿斯克尔族少族长,被誉为天才的少年医学教授,尽远·斯诺克的恋人。   

  ……逝世于三年前,享年十六岁。死因,神力消耗过度。   
 
  他救了太多人,以生命为代价。  
 
2.   
 
  “你居然回来了。”对面的红衣女子叹息般地说道,目光不经意间瞥过他颈间那颗金黄的石头。   

  “也对,那个期限到了。”她轻声呢喃,思绪好似飘回了三年前。   

  瑞亚·特纳,特纳族现任族长,一个内心和她的神力一样强大的女子,尤诺·阿斯克尔生前的挚友。   

  “说说吧,你带上他,都去了哪儿?”   

  “呃……”尽远·斯诺克有些艰难地开口,不知从何说起。或者说,他已经习惯了把一切都说给那颗不会应答的石头听。   

  说给他听。   

  天选者死后,身体会化作一颗与眼眸同色的宝石,虽然只有拇指指甲大小,却蕴含着毕生的神力,人们称它为“灵魂之石”。据说,它也保留了一小部分逝者的灵魂。   

  尽远·斯诺克至今还能想起那天的无力与绝望:尤诺·阿斯克尔的遗体就在他的怀里,如沉睡般安详。他一遍遍亲吻着爱人的唇角,试图用体温去温暖他冰冷的躯体,但还是无法阻止少年的身体化作点点星光向空中散去——那是尤诺·阿斯克尔的灵魂碎片。他伸出手想留住它们,却只能看着那些萤火般的闪烁从指缝穿过。这使他想起了曾经和碎片的主人一起看过的艾格尼萨的星空,只是那时的幸福与欢声笑语,此刻看来却美好到不真实。   

  瑞亚·特纳见他不想说什么,大度地说:“今晚先在这里住下吧。明天,我派人送你去萨兰瑞尔。”  

 尽远·斯诺克向对面微微颔首,感谢她没有不依不饶地追问,人后起身,跟随管家向客房走去。   
3.  

  三年前。  

  “他的灵魂之石必须留在这里!阿斯克尔族族人的灵魂之石必须镶嵌在那把剑上,以示他们永远守护这片土地!”阿斯克尔族长老的手指几乎要戳到他的鼻尖。而那位族长站在阴影里,冷眼看着这场闹剧。   

  什么永远守护土地,不过是为了增强那把剑的力量而已。   

  “三年。”他面前的尽远·斯诺克不卑不亢,“三年后,我保证把他带回来。”   

  “凭什么?你凭什么靠几句话就带走他?!”

  呵。尽远·斯诺克心里冷笑一声,原来是想要报酬吗?

  “作为代价,我愿……”   

  最后,他还是带走了他。   

  因为尽远·斯诺克一直欠着尤诺·阿斯克尔一个约定。   

4.   

  “尽远哥哥,京城是什么样子的啊?”年幼的尤诺·阿斯克尔趴在窗台上,好奇地问身旁刚认识不久的男孩儿,“虽然艾格尼萨也很好,但其他国家总会有不一样的地方吧。”   

  “……和这里一样,有很多植物。”   

  “这样啊……”尤诺·阿斯克尔有些失望地转过头。片刻后,却又兴奋地说,“那,尽远哥哥,等我长大了,你带我去看京城和其他地方好不好?”   

  “好。”   

  这句话,后来曾在尽远·斯诺克梦中无数次出现,和爱人消散的躯体一起,成了他眷恋的梦魇。  

 5.   

  尽远·斯诺克辞去了楻国皇家精英护卫队队长一职,开始履行那个被一拖再拖的约定。   

  第一年,他和他去了弗尔萨瑞斯。   

  尽远·斯诺克见到了埃蒙·J和格洛莉娅,还有科尼·迪安,那个猫少年。   

  他落脚在尤诺·阿斯克尔曾歇息的酒馆,岩城的茶果然如他说的那般难以下咽;看过了依旧繁华的角斗场,少年医师治疗断臂的传奇仍不时被人提起。尽远·斯诺克还尝到了被尤诺·阿斯克尔无数次提起的碳烤蛆蚓。   

  其实味道还不错。   

  第二年,他和他去了塔帕兹。   

  赛科尔·路普依旧和他过不去,两人每次见面都火药味四溢。最后的结果往往是维鲁特·克洛诺前来拎走跃跃欲试的暗影之子,而尽远·斯诺克则握住那颗温热的灵魂之石,让自己快速冷静下来。   

  第三年,他和他回到了楻。   

  舜·欧德文说他变了,他说:“以前的你虽然算不上健谈,但至少不会有这种游离于世界之外的淡漠。”

  是啊,人都是会变的。   

  但那颗灵魂之石却从未冰冷。   

  就像他一直在。   

6.   

  “尽远·斯诺克。”如出一辙的场景,“你回来了。”  

 “是的。”他注意到,那位族长的金发中,也多了几缕银丝,“我来送他回家。”   

  长老冷哼一声,将桌上的一杯酒端起递给他:“希望你没有忘了自己的承诺。”   

  尽远·斯诺克接过,向阴影里的族长颔首示意,然后毫不犹豫地仰头饮下。   

  他没有错过萨隆·阿斯克尔脸上闪过的一丝犹豫。   

7.   

  几天后,阿斯克尔族的守护之剑上,多了一颗金黄的灵魂之石。在它旁侧,一颗暗绿的灵魂之石熠熠生辉。   

8.   

  “作为代价,我愿在归来之时,一并奉上我的灵魂之石。”   

9.   

我愿舍弃一切,以陪伴你终此一生。* 
————END————
①:出自张嘉佳《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②:出自朱生豪《朱生豪情书:醒来觉得甚是爱你》,有改动。原句:“我愿舍弃一切,以想念你终此一生。”

【远诺】掌中珍宝

赶上了,小尤诺生日快乐~
OOC到妈都不认识!!!!!
时间线不连贯(划重点)
————————————
0.
  
  蛋糕、鲜花、礼物、还有最后的惊喜……一切都准备就绪。尽远·斯诺克相信,这绝对会成为尤诺生命中一个难忘的生日。  
 
1.关于突发情况   

  ……所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阳光明媚的清晨,尽远坐在餐桌旁,和站在餐桌上的自家恋人大眼瞪小眼。  

 没错,站在餐桌上的、身高莫名变成了8cm的小小小小尤诺。  

 真的是8cm,尽远刚才无视尤诺的抗议强行用直尺量了下,一毫米不多一毫米不少。  

 此刻两人吃了早饭——在尽远看来,尤诺那份根本没少。本来计划好的所有事都因这个突发情况宣告破产,现在的尤诺别说出门,就连交流都成问题。尤诺的身体缩小,声音也跟着变小,他发现这点后就选择了通过肢体语言交流,就比如现在——  

 尤诺比了个九,然后满脸期待地看着自家恋人,看起来对两人之间的默契十分有信心。   

“九点?”不对。餐桌上的小人儿双手在胸前比成个×,表示回答错误。   

“九十?”还是不对。   

  尽远又说了几个猜测,纷纷被否定。   

  尤诺有些无奈,又一次比了个九,然后右手五指弯曲围成个圈,接着把“杯子”凑到嘴边,仰头。  

 别的不说,尽远至少从他的目光中读出了一句话:这么明显了好吗你居然还猜不出来!  

 九、喝……“喝酒?”  

 尤诺闻言马上很用力地点头,大概是身体变小心理也会随之改变的缘故,他居然用手在胸前比了个心作为奖励,意识到自己的体型尽远可能看不到,又举起双臂,用胳膊比了个大心,然后扑上来抱住尽远的食指蹭蹭,以求能获得同意——这放到平时给他灌咖啡都做不出来。

 一向认为自己还算稳重的大队长,感觉心上有个很微妙的萌点被戳中了。  

 确实,尤诺有在早饭后小喝一杯的习惯,因为度数不高且量少,尽远也一直任着他,但目前的情况……

“不行。”虽然偶尔撒娇的尤诺萌到犯规,尽远还是硬下心拒绝了他,“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还不确定能不能喝酒。”  

 听到这话,尤诺放开尽远的食指站好,抱臂认真地思考“一点点没关系”该怎么表达,尽远看他这样觉得可爱,伸手戳了戳他的额头,对方竟也耐着性子不给反应,于是尽远很坏心眼地稍微带了点力,果不其然,迷你款的尤诺摔了个四仰八叉——在尽远刚刚伸到他身后的另一只手上。  

 有些迷茫的尤诺半支起身子,晃了晃脑袋,慢半拍地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尽远见状,很不厚道地笑出了声。尤诺瞪了他一眼,(自认为)声音很大地嚷嚷了几句,尽远耸肩:“我听不清。”  

2.关于交流  

 老这么比划着也不是个办法。尤诺灵光一闪,让尽远把自己托在手上,一路指挥着去了书房,最后从自己的医药箱里扒拉出一副听诊器——整个过程中,尽远一直小心翼翼地护着掌中的小人儿,生怕他摔下来。
 
 尤诺自己抱起胸件,尽远这时也明白了他的意思,自觉拿起耳塞端戴上。尤诺对着手里的胸件喊了几声木头,尽远点头表示可以听到,虽然不甚清晰,但比刚刚的“你来比划我来猜”强得没边。  

 然后他就感受到了自家恋人深深的恶意。  

 尽远揉着嗡嗡作响的耳朵,再次确定:身体变小,心理也会随之改变。书桌上,尤诺还抱着胸件一脸得意,这次不用任何赘述,尽远直接从他的表情中读出了一句话:让你刚刚推(戳)我!

3.关于折腾

 尽远抬头看表,到了该吃午饭的时间,再低头看尤诺,迷你小人儿因为新视角而对周围的一切充满好奇,尽远丝毫不怀疑,如果放他自己在沙发上玩儿,过不了十分钟就能把自己从沙发上摔下来。  

 于是他果断拎起自家恋人,放进胸前的衬衫口袋里,任尤诺在口袋里各种打滚撒泼,走进厨房开始准备二人的午餐——其实也只需一人份。  

 尤诺闹腾了一阵,见尽远没有丝毫放他出来的意思,倒自己安静下来,扒着尽远的口袋边,仰头看他——尤诺也是第一次从这个角度看尽远,不得不承认…… 

  饶是尤诺的男友滤镜开到最大,也要说一句,这个视角真的太减分了。  

 尽远不知道尤诺的腹诽,感觉到他不再折腾,还在想这小家伙儿终于听话了一次。两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倒也是相安无事——如果忽略尤诺坚持要在尽远头上睡午觉的话。  

4.关于生日惊喜  

 尤诺借着床头微弱的灯光,描绘着尽远的眉眼——他上一次这么仔细地注视对方,还是在两人互相暗恋的时候。或者说,两人交往后,尤诺就不是很敢再长时间直视尽远的眼,那里面深邃总是会让他心跳加速。

  因为身体缩小的缘故,尤诺能清楚地看到尽远瞳色的每一寸过渡,和那里面满溢出来的情深,还有被倒映、包裹其中的自己。一切一切都在向他说明——

  尽远·斯诺克从眼里到心里,满满都是他尤诺·阿斯克尔。  

 “看呆了?”尤诺还在发愣,尽远却先说话了,声音中藏不住的笑意。

 “……嘁。”尤诺后知后觉反应过来,马上换了个方向坐,背对尽远以掩饰自己发烫的脸,却忘了一同捂住泛红的耳尖。  

 “尤诺。”尤诺还在心里暗骂自己怎么这么容易就脸红了,突然听见背后尽远叫他,接着,一个闪着光的金属圆环套住了他。  

 “本来想在你吃完蛋糕后说的,不过现在好像更合适……尤诺,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尤诺:!!!  

 他感觉自己的脸又一次发红,和刚才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尤诺却没再去捂,他双手抓住身上的戒指,把脸贴上冰冷的金属降温。虽然很小声很小声,但尽远确信自己听见了三个字。  

 “我愿意。”

 尤诺感觉有一个吻落在了自己的发顶。轻柔,却不失深情:“套住了,就一辈子都是我的了。”  

5.关于未来  

 “木头,你说……我要是一直都这样怎么办?”

  “别担心。”尽远伸出食指揉揉他的头发,“说不定明天就恢复了呢。”  

 “万一……”   

  尽远抽走尤诺怀里的胸件,让他剩下的话消失在空气里:“我们可以明天去找冕下,或者去时之歌翻遍所有的羊皮卷……我保证,不会有那个万一。”  

6.关于罪魁祸首  

 第二天,时之歌内。  

 云轩:“早安,小尤诺喜欢昨天的生日礼物吗?”

  恢复正常身高的尤诺:“?????”
——————————
这个梗从很早就在构思了,但是鸽手本能emmmmmm云轩这个礼物从元旦礼物变成情人节礼物又变成愚人节礼物再变成七夕礼物终于在变成万圣节礼物前送出去了【

【尤诺生日联文/Part2】尤诺的一天

“左边一点……不行太过了再往回点……好了好了这样就可以……阿黄柯尼你们在干什么!!!”
  “瑞亚姐姐……”弥幽用肘部轻轻撞了撞因某些参与者捣乱而正要暴怒的瑞亚,“饼干。”
  “谢谢小弥幽。”瑞亚从她手里的托盘里拈起一块塞进嘴里,转头朝身后的派对总策划及道具提供者喊道,“横幅被科尼和阿黄扯断了……尽远你有准备备用的吗?”
  正在和普朗大师最后确认生日蛋糕的尽远抬头看了一眼她这边的“惨状”,道:“备用的在吧台里面,进去就能看到。”
  瑞亚应了一声,朝吧台走去,同时心中感叹他的心思缜密。她还记得一周前尽远来邀请自己参与布置时的心里的那丝惊讶——
  “尤诺的生日派对?”瑞亚朝手边的日历瞄了一眼,发觉还真快到那位发小的生日了,于是欣然答应,“没问题,说起来,你和尤诺认识应该也很久了……几年来着?”
  “八年……不,十年。”对面的尽远端坐着,喝了一口杯中的茶,道,“道具已经订好了,到时只需到时之歌帮忙一起布置即可。”
  所以自己刚刚为什么要答应阿黄让它去布置横幅啊……瑞亚暗自腹诽,在尤诺常用的调酒容器旁找到了备用横幅。这次她彻底无视了阿黄“本鸟这次一定没问题”的嚷嚷,坚决地找了刚刚闲下来的埃蒙——格洛莉娅喊来的——和一直在各个角落打下手的界海来重新布置,顺利地在吧台上方挂上了“尤诺 生日快乐”。
  但瑞亚真的觉得尤诺不会喜欢这种底色比她衣服还红的东西。
  真的。
  调试好门口撒彩带的小傀儡的格洛莉娅来观摩了一下后表示:“瑞亚姐,尤诺真的会喜欢这种红底黑字的横幅吗?话说为什么是这种配色?”
  “据说是斯诺克自己写的。白底不吉利,换了红纸。”
  虽然很有心意,但格洛莉娅还是由衷地感叹了一句:“配色真的好丑。”
  抬头就对上了瑞亚无比赞同的目光。
  果然英雄所见略同。
  另一边,舜正在尝试用幻术弄出一些让书吧更有派对气氛的特效,冷不防被人扯了下衣角,他低头,看到递过来一块饼干的弥幽:“舜哥哥,吃饼干。”
  “谢谢小弥幽。”舜接过,非常自然地朝外衣口袋里塞去——妹妹亲手递的饼干!当然要回去后做防腐处理然后挂起来!
  弥幽不知道他那点心思,见他这样,还以为是怕吃完没有,于是跑回去从刚刚放下的托盘里又拿了几片,再递过来,舜再塞,弥幽再递……最后整盘饼干都进了太子殿下的口袋。
  刚刚挂完横幅想来吃点饼干补充体力的界海:“???”
  为什么这么快就吃完了。
  看不出来小弥幽胃口这么好。
  等等,好像有些不对:“舜,你身上为什么有一股饼干的味道?”
  舜:“……”
  说出来好像有一丝丝的……丢人。
  他索性使了个小计,指着另外一边的桌子说:“饼干刚刚端到那边了。”
  “这样啊,谢谢!”
  目睹了全程的云轩:“……”
  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么蠢的徒弟。
  云轩正腹诽,却听见身后传来彩花筒发射的声音:“维鲁特明天的游泳课——卧槽什么鬼东西!!!”
  门口的赛科尔被彩花炸得吓了一跳,在原地愣了一下,身后的维鲁特还在低头边走边看报,两个人冷不防撞了一下。维鲁特抬头,首先看到的就是吧台上方红底黑字的“尤诺 生日快乐”。
  尽远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回身看了一眼后便语气不快地道:“今日书吧不迎客,二位可是未注意到传送阵上的公告?”
  公告?维鲁特想起今日的石碑与往日的确有些不同,但自己只顾看报,没有仔细查看,于是边伸手去拉身前的同伴边道:“确实未曾注意。既然如此,我们……”
  “哈?你说不让进就不进?小爷我今天不走你又能怎么着?”不管话的内容是什么,“混蛋斯诺克说的我必反对”已经成了赛科尔的条件反射,他立即出声呛了回去,还示威似的朝店内走了几步——不过因为一身彩带的缘故,反而有一丝丝的……喜感。
  “如果坚持,那别怪我不客气。”尽远说着,手中竟已开始凝聚神力,赛科尔也不甘示弱,目光在整个屋内乱溜,寻找自己可以藏身的地方。瑞亚见状,赶紧上来打圆场:“都冷静冷静,大家好不容易布置的……”她抬头看向与赛科尔相比更为靠谱的维鲁特,“既然都是书吧的客人,想必跟尤诺也算熟悉了,不如留下一起起参加派对?”
  维鲁特暗自思索,看眼前书吧里的阵仗,是要给那位店长尤诺少爷庆生?他上前几步,不动声色地扯住了赛科尔:“情况特殊,我们也不便打扰……”谁料同伴一点儿也没感觉到他的暗示:“当然留下!”
  尽远真的非常想给赛科尔那副得意洋洋的表情上来一拳。正巧普朗大师在后厨喊 他看蛋糕最终成品,尽远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后转身进了后厨。
  新来的二人马上被格洛莉娅拉去重新填充小傀儡的彩带,赛科尔好像玩儿上了瘾,不断重复着“放好——进门——发射——再填”的循环,直到被瑞亚安排去整理杂物才消停。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近晚昏,平日里堆满了书籍的长桌此刻摆满了美味。迎合尤诺的口味,自然是甜点居多。中间的生日蛋糕上糖霜糖浆撒了个遍,力求没有更甜只有最甜——弥幽曾在制作过程中跑到后厨尝了一小口,此刻坐得离蛋糕远远的,好像那是什么怪物似的。
  尽远看向墙上的挂钟,时针已然接近“6”,他摸出通讯器,给今天的主角发了个通话申请,响了一会儿那端的尤诺才接起:“喂?”
  尽远皱眉:“尤诺?你感冒了?听声音有点哑。”
  “没有,我快睡着了你一个通讯发过来……”听语气似乎是在抱怨,“有什么事吗?”
  本着开个玩笑的心思,尽远假装严肃地说:“你能不能到时之歌这边来一趟?”
  尤诺似乎是信了:“我马上过去。”
  不过十几分钟后,尤诺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时之歌的门口。小傀儡拉响彩带筒——
  “尤诺,生日快乐!”
Part1  @楚辞 Part 3 @鬼方

【远诺】随笔(五)

重度OOC!!!!!
来源我的脑补和部分史料,求不抠细节部分。
——————————
  那是1997年的英国香港。

  “我要走了。”

  尽远没有说话,但尤诺读懂了他目光中的疑问。相识八年,时光早已赋予他们专属的默契。

  “虽然家族根基在这里……”

  旧岁的倒计时响起,尽远抬头,望见一粒星子坠入天际。

  “……但祖父无法忍受作为外国人在这里生活。”

  新年的钟声敲响,似乎有乐队在遥远的方向上奏响了庄严的曲目。明明还是深夜,尽远却在黑幕上看到一抹上升的红。也许是烟花,也许不是。

  “可这片土地本就是你们的。”

  烟花随着尤诺的话在空中炸裂,像是庆祝的礼炮,混着居民楼里传出的欢呼和酒瓶砸在地上的爆裂声冲撞进尽远的耳中。

  “现在,物归原主了。”

  狂欢的火焰才刚刚燃起,尽远在恍惚中想起了奶奶讲过的故事、钢铁巨兽上闪着光的“HMY Britannia”、那位老人和“铁娘子”艰难的谈判,还有红色背景下的五颗星星。

  尤诺将告别渡进他温热的口中。

  “再见。”

  这是1998年的中国香港。
————————————

【远诺】三体Ⅲparo

设定请翻我之前的记梗
OOC有
算是个……预告吧
有漏洞请评论区指出
————————
●“阿斯克尔家族?你找他……他们做什么?”
尽远没有错过他话中可疑的停顿:“听语气,您和他们认识?”
“很熟。”医生依然在面前的信息窗口上划拉着,头都不抬地答道。
●“OK,现在公事说完了,我们来聊一些私事。”在尽远疑惑的注视下,少年医师摘下了一直戴着的帽子,露出了色泽纯正的金发。他抬手将被压乱的头发稍微整理了一下,这才朝病床上呆愣的公元人伸出右手:“自我介绍一下,尽远·斯诺克先生,我就是您要找的阿斯克尔族现任族长,尤诺·阿斯克尔。”
●“斯诺克先生?”见他没反应,尤诺晃了晃伸出的右手,“是在惊讶如此轻易就找到了我吗?”
“叫我尽远就好。”尽远回过神来,礼貌性地握住他的右手,感叹般地说道,“在医院遇到你不奇怪,毕竟阿斯克尔族一向在医学方面深有造诣……我只是在想,你们的发色还是如此纯正。”
“没有‘我们’,”尤诺说着,眼神转向了窗外无尽的蓝天,“目前,我是阿斯克尔族唯一的族人,兼族长。”
●阿斯克尔宅,是一整棵树,共计几百片树叶。
“有钱真好。”尽远由衷地感叹。
●“我也不知道。在我冬眠前,我们的族宅并没有这么大。”
尽远捕捉到了关键词:“冬眠前?你也冬眠过?”
尤诺叉起一块蛋糕送进嘴里,含糊不清地答道:“我是在危机纪元末开始冬眠的。事实上,我三年前才苏醒,半年前才重新考了医师执照。而且,在我们的族规中,有这么一条,‘留意所有姓斯诺克的人,并满足他们的任何要求。’”他咽下蛋糕,双眼直直地盯着尽远,“我能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尽远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他寻找阿斯克尔家族只因冬眠前母亲的交代,并不知这条奇怪的族规。
●“你投给了维德?我以为你会选择程心。”尤诺看着尽远的投票结果,语气中略带惊讶。
尽远瞥了他的一眼,说:“你不也是?我还以为你会选择程心,毕竟你看起来完全是他的相反面。”
“在黑暗森林中,执剑人是为对抗敌人而诞生的,并非给自己带来慰藉。”少年说着,收敛了调侃的表情,“但很多人显然忘了。”
●“不是要满足我的任何要求吗?!尤诺·阿斯克尔我要求你现在就给我移民去澳大利亚!”
“阿斯克尔族族长都将在这个年纪接受历练。而我的历练,就在这儿。”头顶的地面上,地球治安军的轰炸仍未停止。在一片炮火声和皮肉烧焦的气味中,尽远看见尤诺依旧明亮的双眸,褴褛的衣物和脸上的血污都遮掩不住他话语中的坚定:“我的父亲能做到,我的哥哥能做到,那么我也能做到。”
——————————
关于维德刺杀程心被捕后依然能竞选执剑人一事,因为书中没有很明确的说明,所以我补了个豁免权私设,即“执剑人竞选者在竞选期间拥有刑事豁免权”,看起来有点过分吧但是想想面壁计划emmmmm

【点文】

占tag抱歉
趁我还没后悔赶紧发一下,评论带梗点文,cp仅限远诺,等官方发远诺合唱曲那天抽两个写
要是完结都没有远诺合唱曲就全写:)

【时之歌/多CP】今天的老师们依然很ji⑤

学院paro 老师设定
CP远诺维赛不拆不逆,其余大乱炖,注意避雷
设定参与/感谢 @鬼方
人物属于时之歌OOC属于我
前篇请走主页,手机弄超链不方便
————————

83.
理科办公室。
尤诺:“你们玩儿植物大战僵尸第一波先放什么?”
格洛莉娅:“先种向日葵吧,然后豌豆射手。”
维鲁特:“坚果墙?”
赛科尔:“第一波不是等车把他们全碾死???”
84.
在班主任云轩·道奇这儿几乎是请不到病假的,因为:
“头疼?去隔壁办公室找你们小阿斯克尔老师看看。”
“胃疼?去隔壁办公室找你们小阿斯克尔老师看看。”
85.
这种对话在遭到尤诺抗议后就变成了:
“头疼?去医务室找你们大阿斯克尔老师看看,顺便把这个捎过去。”
“胃疼?去医务室找你们大阿斯克尔老师看看,顺便把这个捎过去。”
86.
历史课上课中,突然飞进来一只鸟。
于是全班同学无心上课,一起盯着它看了十分钟。
这时,讲台上的舜把书一摔出去了,全班懵逼一分钟后课代表赶紧起来打算去办公室道歉。
这时,舜从办公室拿了个盆回来了。
87.
于是全班一起看着他们身手矫健的舜·欧德文老师捉了五分钟鸟。
88.
后来那只鸟成了阿黄的小弟。
89.
化学课。
赛科尔:“这都不会做?!出去二十个俯卧撑!”
界海:“老师我做不了……”
赛科尔:“年轻人这都做不了?我一天到晚在办公室呆着都能做下来!”
于是全班同学就见他们的路普老师当场来了二十个俯卧撑。
然后继续上课。
赛科尔·记忆惊人·路普。
90.
尽远最近拓展了钢炮茶的业务规模,除了食堂,也会在周末没事时在时之歌卖卖。
91.
后来甚至出现了奶茶,但只给尤诺·阿斯克尔老师一人提供。
92.
本来尤诺也想跟着去卖卖果酒什么的,但第一天就把来打零工的小服务生界海灌醉了。
93.
然后被云轩直接向校方举报了。
94.
于是尤诺反向举报了云轩办公室的酒。
和烟。
95.
尽远:“你怎么知道他在办公室有烟酒?”
尤诺:“我哥说的^_^”
96.
最近教室空调坏了,于是去办公室送作业的背书的问题的学生数量翻了一倍。
但去理科办公室的人数明显少于去隔壁文科的。
97.
一是因为文科办公室有瑞亚·特纳老师坐镇。
至于第二个原因就要问克洛诺老师和路普老师了。
98.
但是今天去文科办公室的也少了,因为瑞亚和尤诺换了办公室。
99.
舜看不下去于是把弥幽的桌(can)子(zhuo)也搬了过来。
100.
云轩:我懂了,我这就搬去医务室:)

————TBC————
竟然一百个了。
想了很久要不要在结尾打上END,毕竟这种段子很多灵感都来自于校园生活,但我觉得我的高二无趣极了。
但最终还是TBC,个人觉得等我再适应一段就会有好转?
以及,今天更这个莫名应景233

还是没赶上七夕……
严重OOC!!!!!伊恩都不认识的那种【
图里那个MK就是早安吻(good morninr kiss),然后我手癌+智障了
以及不要考虑维尔哈伦有没有电梯和高层建筑这回事了x

注意是远诺!
和@楚辞 一起在群里脑洞出了这个东西2333
本来是只脑了(一个阵容超豪华的)婚礼……后来一发不可收拾……

新郎1:尽远
新郎(娘)2/服装:尤诺
餐饮:普朗大师
证婚人:云轩
司仪:维鲁特
花童:弥幽 木童子
戒指:格洛
现场特效:舜
撒花:阿黄
音乐:洛维娜
摄像:朗尼
安保:埃蒙,瑞亚
迎宾&礼单:界海
吉祥物:柯尼
熊孩子领头人:赛科尔
新娘团:萨隆 伊恩 艾德丽莎
新郎团:路易斯 乐琉 云不亦 叶迟
聘礼:幻光花花圃 暗堡进出口减税等等
嫁妆:治疗药剂 全维尔哈伦最好的大治疗师伊恩免费治疗一次(谁打的我们就不说了xxxxx)
蜜月:异世界+各种play

图是一些我无法概括的小细节23333333
(等我们明天讨论孩子叫什么【bushi

OOC那个真的233333

Ralph:

太真实惹,感动

欲曙天:

真实

凌云壮志:

看到一个完全没点过心心蓝色and评论的小可爱关注了我
内心:傻逼lof是不是又瞎写推送了【百分之九十九】
也许这个小可爱只是不习惯点心点蓝手评论呢【百分之一】

恳请各位不要一言不合就关注我,我首页废话很多的,点关注不如给我喜欢的文点个红心,点关注不如给我回个评论OTZ

莫染_:

还有突然求评论红心蓝手——

【最近涨粉这么多为啥消息提示这么少?关注了我又不和我互动是为了暗杀我吗?】

盏鹤:

哈哈哈非常真实了

熬煮黑洛酱:

一点粮圈观察,不一定对


哦对了,@维鲁斯特 ←这是我的微博,欢迎各位来找我唠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