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克尔族少族长夫人

SOT:主远诺维塞其余乱炖/YYS:狗崽酒茨连若/守护恋与市的周夫人/VC:言洛龙言龙摩/雷龙绫/镇魂巍澜/盗笔黑花/男神解大花/老公尤诺
微博:阿斯克尔少族长夫人

【远诺】认识一只妖精(下)

魔幻设定,人类作家远x妖精诺

OOC严重!!!
——————————

5.关于魔法

“尤诺,帮忙把那本《末日》递出来好吗?”

“不要,我正在看。”

他非常好奇他用了什么小魔法,才能在一个光线并不是很充足的柜子里看清书上的字。

“那《醒觉之诗》呢?”

“我一会儿要看。”

尽远使出杀手锏:“一块黑森林换《醒觉之诗》。”

话音刚落,柜门便被“啪”地一下推到一旁,里面尤诺坐在一堆书上,左手《末日》右手《醒觉之诗》,将书递出后直截了当:“我要蛋糕。”

作家扶额:“明天下午,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只见尤诺轻轻巧巧地打了个响指,尽远刚拿到手的书凭空出现在他脚边。“我要蛋糕。”他重复,“现在就要。”

“……所以你为什么不自己变一个?”

“根据妖精魔法守则,食物、水源和生命是三大魔法不可产物。”尤诺用“你是白痴吗”的眼神看着他,“再来一杯热可可,谢谢。”

6.关于阳光

“我不喜欢阳光,太过耀眼的阳光会让我在看书时眼睛发疼。”尤诺说着让柜子飘回原处,“还有,我希望别人私自替我搬家这种事不要再出现第三次。”

可明明你自己的头发和眼睛比阳光还要耀眼。尽远腹诽。他估摸着说出来,估计一辈子都见不到自己那些书和衣服了。

还有尤诺。

7.关于身份

“这些是你写的?!”尤诺兴奋地抱着一摞书,眼睛闪闪发光,“你就是雷格因?!”

“呃……是的。”尽远回答,同时不动声色地挡住书桌上的书稿。

“你是在写稿吗?那我不打扰你了,我发誓晚饭前我绝不会打扰你哪怕一秒钟!”随着“啪”的一声,尤诺的声音从屋外传来,“你看我一点都不会打扰你!”

确认他真的离开了,尽远才松了一口气,转身看向桌上的书稿,书名是——《认识一只妖精》。

8.关于受伤

“别动!”尤诺命令道,同时俯身仔细检查尽远头上的伤。尽远被固定在床,一个金发尤物跨坐在身上的感觉让他有些……血脉愤张,尤其是身上人毫不自知,看他不老实还用力往下压了压。

“嘶——”因为被坐到了某个关键部位,尽远深吸一口气。尤诺还以为是碰到了伤口,在确认自己的手离伤口还有几厘米的距离后低头看向尽远:“我怀疑你是在碰瓷。”

尽远无奈,他总不能对着什么都不懂的妖精上一节科普课,只能哑声道:“你动作快点,这个姿势很不舒服。”

“……但你不是躺着的吗?”尤诺疑惑,而后恍然大悟道,“你是在变相地说我重吗?!”

所以到底是谁在碰瓷啊……

9.关于离别

“你真的要走吗?”

“本来就只是一段闭关写作而已。”而且因为某只妖精,“闭关”两个字在一开始便不存在。尽远放下收拾了一半的行李,过来揉揉妖精的软发,转着调子地调侃:“舍不得我?”

“……切。”尤诺拍掉他的手,摆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话说你这次到底写了什么?”

“等样书出来,我寄一本给你。”说着尽远又回去继续刚才的工作。扣上最后一个搭扣,他站起身,对着尤诺说:“我走了。”

见到了最后的关头,尤诺像是下了什么很大的决心似的深吸了一口气,走近道:“你……闭下眼。”说话间,他感觉自己的脸都快烧起来了。

尽远依言,刚刚尤诺的表现他尽收眼底,包括泛红的耳尖,和不自然的语气。

然后,他感觉有个东西覆上了自己的唇。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但那柔软的触感是如此真实。

尤诺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熟了,结结巴巴地开口:“这个……是妖精一族的……庇佑之吻,呃……那什么,明年见。”

“尤诺。”尽远抬手抚上他发热的脸,半强迫地使他抬头跟自己对视,“这个,你都对谁用过?”

尤诺注视着尽远的眼眸,他能在里面看到自己的倒影,这让他一时间有些失神,喃喃地答道:“……只有你。”

得到回答,尽远笑笑,低下头让两个人的唇完美相贴,直到对方伸手推他才恋恋不舍地放开。

尤诺因为这个长吻而微微气喘,显然还没有回过神来,因此也没能阻止尽远把他抱在怀里,凑到他耳边说:“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回来。”

10.关于再见

一月后的某天上午。

因熬夜看书而一直睡到现在的尤诺,在半梦半醒之间似乎听到了一阵敲(柜)门声,因起床气而有些暴躁地推开柜门:“谁啊大早上的——”

“不早了我的少爷,都十点了。”

尤诺混沌的意识瞬间被拉回,他看着眼前足月未见的尽远,有些惊讶:“你……不是明年闭关写作才回来?”

尽远笑笑,伸手把他揽进怀里:“找不到愿意送到柜子前的邮差,只好我来了。”说罢又揉揉软发,“而且,一直都是你在自顾自地说‘明年见’。”

“你!”尤诺气急却又无从发作,只能仰起头狠狠瞪着他。

尽远见他这副样子,莫名就想到了两人初识的场景。他说:“我已经联系了特纳小姐,把这栋房子买了下来。所以——”他故意停顿,低头在尤诺的双唇上轻啄了一下,“——这栋房子,和房子里的生物,现在都属于我了。”

尤诺的眼神不自然乱飘:“比如花园里的花?”

尽远见他这样,语气中的笑意更深了:“是,再比如一只住在柜子里的妖精。”

“切。”尤诺低头,将自己发烫的脸埋进对方的颈窝,同时伸手环上尽远,“我要补偿。”

“当然。你是要尽远·斯诺克,还是雷格因·奥莱西亚?”

“……我都要。”

————END————

这么一点儿东西码的时候硬生生听完了《人·間》和《妄想症》两张专辑(x)

不出意外会趁五一假期把手头的存稿都发出来(一个随笔、一个新坑和一个填坑)

最后,我一辈子喜欢远诺。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