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克尔族少族长夫人

SOT:主远诺维塞其余乱炖/YYS:狗崽酒茨连若/守护恋与市的周夫人/VC:言洛龙言龙摩/雷龙绫/镇魂巍澜/盗笔黑花/男神解大花/老公尤诺
微博:阿斯克尔少族长夫人

【远诺】随笔

24岁的尽远x23岁的尤诺

5年的地下恋设定

OOC严重

————————

“你来了。”

看到来人,尤诺明显松了一口气,书房内紧绷的气氛随着主人的放松而消散,他示意管家到书房外等候。老管家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最终没有说出口,只是安静地退到门外并带上门。

尽远就那么站在门旁看着被文件包围的这位新晋族长,几周不见,他果然又瘦了一圈,本就略大的族长袍穿在他身上更显得空荡。

“愣着干嘛,过来啊。”

尽远走近,经过书架时习惯性地去拿上面的茶罐,吹掉上面的一层浮灰后打开,意料之外的空无一物。

对方注意到他的动作:“上次喝完后就一直忘了再添。”说完,又自嘲地笑笑,“反正我这段时间也没心情喝茶,添了也是浪费。”

尽远把茶罐放回原处,转身朝尤诺走去,不出意外看到了他疲惫的双眼。

仅仅一月,他的眼下已经有了浓厚的乌青,在白皙的皮肤上尤为明显。大概是因为放松了下来,他周遭疲惫的气氛已经渐渐浸满了整个房间。显然,萨隆领主的离世给这位前少族长带来的巨大压力远远超过了悲痛。

尽远绕到他身后,帮他按摩着已经僵硬的肩膀。尤诺长出一口气:“呼——木头你按摩技术越来越好了。”

“多久没睡了?”看着对方一副疲惫之极的样子,尽远忍不住问出了口。

“唔……我每天都有小憩。”尤诺打着圈子不肯正面回答。

“我指长时间的深度睡眠。”

“没多久……也就……两三天……”尤诺说着声音越来越小,他自知理亏,怕尽远生气又忙补了一句,“但我每天都有好好吃饭的……嘶疼疼疼!”

“你啊……”尽远无奈道,放轻了手上的力道,“是睡不着还是没时间?”

尤诺闭眼假寐,同时回答他:“都有。实在太忙了,一闭眼全是文件。”

尽远皱眉,他的尤诺,不应是这样。

他的尤诺,应该是永远笑着的,就算偶有麻烦,也不会如此的筋疲力尽。

但责任让他的尤诺成了一个每天焦头烂额、连睡眠都快被剥夺的新任族长。

“……比起家族内部,我刚担心外部……喂木头你在听吗!”

“嗯?什么?”尽远回过神来,应了几句,手上的按摩从肩部转移到了后颈。

“我说,比起内乱我更担心外部!”尤诺有些不满地将刚才的话大声重复了一遍。门外的管家大概是听到了什么,敲了敲门以示询问,恰巧女仆送来了下午茶,管家顺势推开门送入,果酱和奶油的香甜弥漫了整个书房。

尤诺起身接过餐盘,放在书桌上回到椅子上正襟危坐,待管家退出后立即恢复咸鱼瘫,享受恋人之间久违的独处时光。

尽远帮他把餐盘周围的文件整理成了一摞。看他小心翼翼地避免看到什么内容的样子,尤诺笑着握住他的手:“不用这样,你又不会害我。”

尽远略显犹豫地回握:“外部问题不用担心,特纳家族会帮你的。”想了想还是补上一句,“我也会。”

“那提前谢谢你了,暗堡少族长。”尤诺调侃地回答他,“来,奖励一口蛋糕。”

浓郁的奶油在舌尖绽开,伴随的还有果酱的酸甜。尽远在座椅旁蹲下帮尤诺捏腿,尤诺见状直接把桌子上一摞不太重要的文件搬下来给他当椅子。这间书房本来就不是接待客人用的,自然不会备另一张座椅,倒是尤诺听到来访者的名字后直接把人叫到了自己的私人书房。

“诶,木头。”尤诺突然叫他,尽远抬头,又被塞了一嘴的蛋糕,“我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去时之歌。”

尽远明白他的意思:“我会经常给你寄信的。”语毕,他直起身子,凑上去吻住了尤诺的唇瓣。

……

“您不该和别人说那么多。”尽远走后,已经服侍过两任族长的老管家有些不赞成地警告尤诺,“尤其是一个外族人。”

“我了解他。”尤诺端起已经凉掉的可可,一口饮尽,“他绝不会害我。”

……

回到暗堡的住处,尽远才把手伸进口袋去摸那封由洛维娜夫人亲笔拟写的信,信封上奥莱西亚族族徽样式的火漆烙得他手心生疼。

他当然知道母亲会在信上写什么。关于阿斯克尔族的这次风波,奥莱西亚族虽不会趁火打劫,但也绝不会伸出援手。

但这不代表雷格因·斯诺克,或者说尽远·斯诺克也会袖手旁观。

他掏出那封信,撕得粉碎后扬手扔进了壁炉中燃烧的火焰。

——————————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这篇其实还有后续,然而我时间不够没写完。
提前预告,黑化的暗堡少族长,囚禁play,“我带你远离一切苦难”。
后续请点我主页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