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克尔族少族长夫人

SOT:主远诺维赛其余乱炖/YYS:狗崽酒茨连若/守护恋与市的周夫人/VC:言洛龙言龙摩/雷龙绫/镇魂巍澜/盗笔黑花/男神解大花/老公尤诺/老婆言和
微博:阿斯克尔少族长夫人

【远诺】关于茶和酒

当尤诺端起今天的第五杯酒时,尽远终于看不下去了。

他伸手从尤诺手中夺过酒杯放在自己这边:“喝太多了。”

金发的调酒师瞪了他一眼,伸长胳膊想去够那杯被夺走的酒,却被对方握住手,强行塞了一杯还在冒热气的茶:“尝尝这个。”

尤诺收回手,低头闻了一下,在感觉到苦味后直接推还给对方,面露嫌弃道:“我不要,好苦,把我的果酒还给我。”

尽远又给推过去,认真道:“喝酒对身体不好,这个养生。”

这杯茶像是什么危险品似的被两个人在在中间推来推去——不过要真是危险品估计两人都是往自己这边拉,每次移动都还伴随着幼儿园吵架似的话:

“大夏天的谁要喝这种冒热气的东西啊!”

“冰酒对肠胃不好。”

“我是个医生,这点量没问题!”

“上次胃疼的是谁?”

“上次是因为一天没吃饭不是因为冰酒!”

等等……好像说漏了什么?

尽远的眉在听到这句后紧紧皱了起来,几乎是吼道:“一天没吃饭?尤诺·阿斯克尔你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这句说完他就感觉气氛不对了,因为他看到尤诺漂亮的金眸瞬间瞪到最大,委屈的小表情仿佛下一秒就要就要落下泪来:“难受的是我,你还吼我!”

把人惹哭了的大队长有点慌,赶忙把委屈巴巴的小教授揽进怀里,还没开口安慰就感觉怀中人猛地往前一探身,再放开时只见他已经再次拿到了那杯刚刚被尽远没收的果酒,脸上哪还有半分委屈,全是得意洋洋。

尽远气得笑了:“……你不当个演员真是可惜了。”

“要我喝茶也可以,”尤诺顿了顿,露出了个有些狡黠的笑容,“你要喝这杯酒。”

尽远接过,凑到唇边,用品茶的方式轻轻呷了一小口,酒精的刺激让他微微皱了下眉,一旁的尤诺看他这样急得不得了,就差手把手灌他:“果酒不能这么喝,一次要喝一大口!”

尽远盯着手中的酒,浅金色的液体让他想到了眼前人柔软的发,这让这杯酒看起来没那么难以下咽了,他闭上眼,像灌药似的往嘴里猛灌了一大口——

“咳咳咳——”太久没尝过酒精的刺激,更别提这杯果酒的度数还挺高,陌生的味道让尽远忍不住咳起来,尤诺看他这反应,连忙给他拍背顺气,顺便强行睁眼瞎:“感觉怎么样?是不是特别棒?”

“……拒绝酒桌文化从我做起。”

不过好像有一丝的果香?

“嘁,没意思。”尤诺说着端起刚才被二人推来推去的茶,一脸视死如归。尽远被他的表情逗笑了:“又不是让你试毒。”

“不,”尤诺一脸严肃,“苦的一切都是毒药。”

尽远:“……”苦果算吗。

尤诺学着尽远刚才的样子,将茶杯凑到唇边,轻轻地抿了一下——

绿茶独有的清苦飞快略过舌头,尤诺忍不住喝了杯水以冲淡这份苦,抬头对上尽远的眼,里面很明显写了四个字——暴殄天物。

……不过好像有一丝清香?

后来。

“……水的温度有些低了,茶香没有很好地发挥出来。”

“诶?教授对茶也有研究吗?”

“只是身边有个喜茶的朋友而已……”

……

“原酒放多了吧,掩盖了果料的鲜味。”

“嗯?尽远你什么时候会品酒了?”

“……不,只是被某人灌得多了而已。”

——————
群里大家讨论出来的梗!ABO等我哪天开电脑搞个大的(bushi)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