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克尔族少族长夫人

SOT:主远诺维塞其余乱炖/YYS:狗崽酒茨连若/守护恋与市的周夫人/VC:言洛龙言龙摩/雷龙绫/镇魂巍澜/盗笔黑花/男神解大花/老公尤诺
微博:阿斯克尔少族长夫人

【远诺】随笔(四)

久别重逢 现世paro
OOC有
——————————

当尽远开始注意那道视线时,它已经出现了很久。

自打他在树荫中的长椅上坐下,那道视线就存在了。尽远一开始是不打算搭理的,他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到书上,可十分钟后仍是这一页,他的目光还在第一行字上打转:“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他有些烦躁地合上书,耳机里的音乐恰巧切换到了下一首,火焰的嘈杂声莫名安抚了他。

耳机阻隔了车水马龙的噪音,阻隔了鸟语虫鸣的自然,也阻隔了那人走近的脚步声。当清浅的吟唱在耳机中响起时,尽远的视野里出现了一双白色的帆布鞋。

他抬头,对上了一双鎏金的眼眸。像是把所有星光都盛进去了一样。他想。

可这片“星空”现在不甚平静,而是似被风暴席卷过一般,充满了小心翼翼的试探,和一丝丝期待。

那人有一头在C国少见的金发,长相很明显是个少年,却不见这个年纪男孩儿的叛逆,反而让人觉得安静。树叶缝隙里跃动的碎金仿佛也偏爱他,争先恐后地往他身上凑,拉链的反光晃得尽远眯了眯眼。

他们这样对视了许久,直到尽远的耳机再次响起那首安静的歌,才见那金发少年动了动唇。耳机挡住了他的声音,但尽远还是辨认出了那两个字。

尽远。

唇角向两旁轻轻扯起,露出一个微笑般的口型,舌尖轻触上颚后快速离开,接着双唇像要亲吻上某人一样微微嘟起,继而又如鲜花绽放般舒展开来。那两个字,便随着他声带的轻轻震动而被唤出。

尽远。

他说。

虽然戴着耳机,但尽远还是能想象到金发少年是如何用他那好听的嗓音,缓缓地,带着重逢的激动与犹豫地念出他的名字。

他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突如其来而又深刻,仿佛很久很久以前,也有一个少年,在阳光中这样地叫他。

于是尽远笑了,他摘下耳机,满含笑意地对面前呆滞的少年说:“您好,请问……我们曾认识吗?”










“尤……尤诺你别哭啊我开玩笑的……我当然记得……我错了我错了我给你做蛋糕好不好……诶尤诺你等等我啊……”
于是好不容易找回老婆的大队长又一次失去了他的小可爱(不是)
——————————————
大队长耳机里放的歌是《黄昏的挽歌》~毕竟现世paro嘛
想给这个尽远安利《Kiss Kiss Kiss》和《孤独星球》(x)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