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咸鱼断高非的菏泽为君

高一狗,微博:阿斯克尔少族长夫人

【维赛】论赛科尔喝多的表现

五分钟速产,对话流。
人物属于时之歌OOC属于我。
——————
“维……维鲁特……我们……去……去抓云鲸吧!”
维鲁特:exm?
“还要造呃……一条船!叫赛……赛科尔二号!”
所以赛科尔一号呢?
“本少爷……呃……本少爷可会造船了……在孤儿院造的那个赛科尔一号呃……”
哦,一号在这儿,那你应该是零号了?
“呃……维鲁特你应一声啊!”
以后真的不能再放他喝醉了。
……
“我昨天晚上到底干什么了???”
“没什么,就是拉着我要造船抓云鲸。”
“?!”
“你那个赛科尔一号是不是上次回孤儿院看见的那条有几个坑的木头?还有……你真的敢下海吗?”
“说就说笑个屁啊!!!(╯‵□′)╯︵┻━┻”

【碎碎念】

占tag抱歉。
今天学校组织我们去一所军校学习。说实话看到“指挥部中心”的时候脑洞就打开了,想象着维总会不会突然从某个拐角出来,而刺客部又在哪儿,赛赛是不是正吊儿郎当地开小差。再转念一想不对啊今天周末,早上八点半赛赛肯定还在宿舍睡觉,维总说不定正无奈地推开宿舍门去食堂打两人的早餐。
想想就甜。
(今天早上带队的小姐姐看见基友手上戴着叶修名字的指环,抓过去看了半天然后一本正经地对基友伸出手:“你好我老公是韩文清。”)
(也许暑假会再丰满一下剧情把这个写篇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