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咸鱼断高非的菏泽为君

高一狗,微博:阿斯克尔少族长夫人

【知乎体/远诺】和青梅竹马谈恋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上)

  这里笔名泽君圈名依蝶。

      人物属于时之歌,OOC属于我_(:зゝ∠)_

      和青梅竹马谈恋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题主前几周被一直喜欢着的发小表白了,当时脑子迷迷糊糊的就答应了,现在约会的时候还是感觉有点儿不知所措,气氛特尴尬,所以来问问(和青梅竹马恋爱过的)大家都是这样吗?

  27条评论 分享 邀请回答 举报

  80个回答

  我调的酒能治病

  资深调(pao)酒(yao)师(jiu),想(yi)学(nan)调(za)酒(zheng)欢迎咨询。

  136个人赞同了该回答

  感觉题主的反应和我好像啊,都是脑子一懵就答应了(不过我当时喝了酒23333

  先介绍下背景,我们都是艾格尼萨人,他比我大三岁,可以说我从出生就认识他,不过后来他去了楻城,一年前才重逢。他是个很温柔的人,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而答主是个可以说是有些任性的人,所以一直都是他在包容我。小时候还觉得有什么,现在越来越沉迷于这种——可以说是被宠溺?——的感觉。

  说说他是怎么表白的吧。

  去年生日那天,一群要好的朋友疯玩儿过后一个个溜得比兔子还快(我现在怀疑他们是故意的),只剩下他陪我收拾好满地的狼藉。把一切整理好后,两个人干坐在沙发上,气氛不知怎么就有些小尴尬,大概沉默了两三分钟后,他突然就把手搭在了我的手上。当时我也喝了不少,整个人飘飘悠悠的,感觉不像是在现实而更像身处梦中(一是他平常都挺木讷的,二是我也喜欢他很久了),也就没躲开,脑子还沉浸在“果然只有在梦中才会这样啊”的时候,就听见他说:“XX(我的名字),我喜欢你很久了。”

  果然是在梦中啊。

  ↑这是我当时的第一反应。

  然后他说了一大段话,大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之类的(_(:зゝ∠)_记不清不怪我,毕竟喝多了嘛233333),只记得最后一句是“要不要和我交往看看?”

  我当时脑子可以说是立马当机了,然后就抱着“反正是在梦中怎么样也无所谓吧”的心态答应了。

  说实话第二天醒来我还失落了好久(他把我送进卧室就走了),直到看见他留在床头柜上的纸条:

  “早安,昨晚不是梦。”

  所以,和青梅竹马恋爱的第一条感受:他了解你的一切,所以你任何的怀疑和担忧都会被他猜到,然后被打消。  

       然后是我们的第一次约会。

  地点是很俗套的游乐场,而且是周末,人巨多,天气贼热,再加上老长老长的队伍,怎么看都不算一段美好的记忆。

  但很奇妙啊,记忆里那一天我并没有觉得特别烦躁,甚至连丝毫的不愉快都没有。

  因为整个人都在顾着尴尬了233333。

  其实那个游乐园以前我们偶尔也会去,但都是以挚友和发小的身份去的,重新定义关系后倒是更在意怎么营造一个恋爱的氛围,反而忘了来游乐园的本质。

       我们两个人就像那天晚上一样干坐着,只是地点从柔软的沙发变成了硬邦邦的游乐园长椅,两个人都像是被阎摩大招吊打了一样,说不出任何缓解气氛的话。

      但一直干坐着也不是办法,于是两个人随便选了一个距离最近(也是人最多)的队伍末尾排着,然后继续沉默,沉默,沉默。

      说起来也是挺巧,我们排的恰好的是过山车的队伍,而那个游乐园的过山车又恰好是本市最长、也是最刺激的。

  ——————TBC——————

时间不够只码了一半,先发上来以证明过去的一周并不是一条咸鱼!!!

其实有一半都是周末写的

【远诺】他的灵魂

这里圈名依蝶。

人物属于时之歌,OOC属于我。

私设众多。

0                                                

这世界是你的遗嘱,而我是你唯一的遗物。*

1

……有多久没回来过了?

五年?十年?亦或更久?

尽远·斯诺克面对着艾格尼萨无尽的冰雪,大脑中搜索着关于这里那点儿少到可怜的记忆。

好像大部分都和他有关。

他,尤诺·阿斯克尔,阿斯克尔家族少族长,被誉为天才的少年医官,尽远·斯诺克的恋人。

去世于三年前,享年十八岁。

死因,神力消耗过度。

他救了太多人,以生命为代价。         

2        

“你竟然真的回来了。”对面坐着的红衣女子看着尽远·斯诺克,悠悠地叹了口气,眼神不经意瞥过他颈间那颗金黄的石头。

“也对,那个期限到了。”她说。

瑞亚·特纳,特纳家族现任族长,一个内心和她的神力一样坚固的女子。

尤诺·阿斯克尔生前的好友。

“说说看,尤诺走后,你都去了哪里?”

“额……”尽远·斯诺克有些艰难地开口,不知从何说起。或者说,他已经习惯了把所有事情说给那颗不会应答的石头听。

说给他听。

天选者死后,身体会化作一颗同瞳色一样的半透明的石头,只有拇指指甲盖般大小,却凝聚着毕生的神力。

人们称它为“灵魂之石”。据说,它也保留了一小部分逝者的灵魂。

瑞亚·特纳见他不想多说什么,大度地说:“你先在这里住一夜吧。明天,我送你去花之都。”

尽远·斯诺克放下手中的茶,向对面的人微微点头,感谢她没有不依不饶地追问。然后站起身,跟随管家向客房走去。

明天,五月十四日,尤诺·阿斯克尔的忌日。

3

三年前。

 “他的灵魂之石必须留在这里!”阿斯克尔族族长的怒吼声回荡在整个大厅,“历来都是如此!阿斯克尔族族人的灵魂之石必须镶嵌在这把守卫之剑上,以示他们永远守护这片土地!”

  站在他面前的尽远·斯诺克不卑不亢:“三年。”他说,“三年后,我就会把他送回来。”什么守护土地,不过是为了增强那把剑的力量而已。

  “凭什么?!”族长的手指几乎要戳到他的脸上,“你凭什么带走它?!你凭什么什么都不做就带走它?!”

  呵。尽远·斯诺克心里冷笑一声,原来是想要报酬吗?

  “作为代价,我愿……”

  最后,他还是带走了他。

  因为尽远·斯诺克一直欠着尤诺·阿斯克尔一个约定。

4

  “尽远哥哥,你去过其他国家吗?”年幼的尤诺·阿斯克尔趴在窗台上,用略带好奇的语气问身旁刚认识没多久的男孩,“虽然艾格尼萨也很好,但其他国家也会有不一样的地方吧?”

  “没有。我也没有离开过艾格尼萨。”

  得到回答,尤诺·阿斯克尔失望地转过头,继续盯着窗外的花发呆。不一会儿,又兴奋地扭头过来:“那,尽远哥哥,等我们都长大了,就一起去看看吧!”

  “好啊。”

  后来,他去了楻,身边却再也没有那个喊着“尽远哥哥”的金色身影。

  直到两人在时之歌重逢。

  他们都以为没有什么能再分开彼此,却忽略了那个挥舞着黑色镰刀的死神。

5

  尽远·斯诺克辞去了楻国护卫队队长一职,开始履行那个被一拖再拖的约定。

第一年,他去了弗尔萨瑞斯。

他见到了格洛莉娅·维拉和埃蒙·J,还有柯尼·迪安,那个猫少年。显然,他们也听说了阿斯克尔族少族长的死讯,以及他的“英雄事迹”。

尽远·斯诺克在那儿呆了一年,他见过了依旧繁华的竞技场,还尝到了被尤诺·阿斯克尔无数次提起的碳烤蛆蚓。

其实味道还不错。

第二年,他去了塔帕兹。

赛科尔·路普依旧和他过不去,两人每次见面都是针尖对麦芒,结局往往是维鲁特·克洛诺拎走跃跃欲试的暗影之子,而他则握住那颗一直温热的灵魂之石,让自己快速冷静下来

第三年,他回到了楻。

舜·欧德文说他变了。他说:“以前的你虽然算不上健谈,但至少不会有这种游离于世界之外的淡然。”

是啊,人都是会变的。

但那颗金黄的灵魂之石却从未冰冷。

就像他一直在。

6

  “尽远·斯诺克。”阿斯克尔族族长站在他面前,“你终于回来了。”

  “是的。”他回答,犹如三年前一样的态度,“我来送他回家。”

  “哼,希望你没有忘了你的诺言。”族长冷哼一声,转身端起桌上的一杯酒递给他,“这是你自找的。”

  尽远·斯诺克接过,凑到唇边,猛地抬头饮下。

  几天后,阿斯克尔家族的守卫之剑上,多了一颗金黄的灵魂之石。而在它旁边,一颗暗绿的灵魂之石熠熠生辉。

7

  “作为代价,我愿在归还之时,一并奉上我的灵魂之石。”

8

  我愿以生命为代价,换得灵魂与你永远相伴。

————END————

*出自张嘉佳《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远诺】26字母段子

这里圈名依蝶,第一次写远诺……
私设众多

人物属于时之歌,ooc属于我 

【Y和Z换位置是有原因的_(:зゝ∠)_】

    aberrant:偏离正轨的

  尽远·斯诺克的人生一直按部就班地进行着,直到他遇见了尤诺·阿斯克尔。

  就像一辆开错了轨道的列车,更要命的是,他似乎不想回到原来的方向上。

  bother:哥哥,兄弟

  尤诺第一次见到尽远时只有六岁,所以在看到这个大自己几岁的男孩时,良好的教养促使他凑上去甜甜地喊了一声“哥哥”。

  后来,

  “叫声哥哥听听?”

  “很烦啊你!”

  入夜。

  “乖,叫声哥哥。”

  “嗯……哈……哥……哥哥……”

  candy:糖果

  尤诺从小就喜欢各种甜腻腻的食物,尤其是各种五彩缤纷的水果糖,有段时间口袋里无时无刻不揣着几颗。

  ……直到因为蛀牙被尽远勒令一个月不许吃甜食。

  diagnosis:诊断

  “诶,你这段最好少做剧烈运动。还有,这几种药,一天三次。”

  “是吗?但书上说还有更好的方法。”

  “……你相信我还是相信书?”

  “书上说,我需要一只尤诺·阿斯克尔。”

  eavesdrop:偷听

  “喂柯尼你安静一点,要被他们发现了啊!”

  路过的界海:“……格洛莉娅小姐你爬在门上做什么?”

  fancy:想象力

  尤诺作为一名医生,对自己的工作可以说是一丝不苟。而那多余的想象力和创作力就被转移到了某个神奇的方面。

  尽远看着面前据说是巧克力的黑色不明物体陷入了沉思。

  green:绿色的

  尽远小时候其实对自己的发色有着极大的不满,但在被年幼的尤诺形容成“犹如春天一样到给人无限生机”后,他觉得这样也不错。

  ……尽管赛克尔不止一次嘲笑他头顶有一片草原。

  half-wit:笨蛋

  尤诺有时候觉得尽远真的是个情商为负的笨蛋。

  竟然放任自己没穿外套跑出来,也不出来追一下,不知道外面很冷吗!

  正想着,肩上突然传来一阵温暖,他往后一退,撞上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怕你冷,费了点儿时间找这件厚外套。”他听见尽远说,“现在回家吧。”

  完蛋了。尤诺想。

  这辈子算是栽在这个笨蛋身上了。

  ideal:完美的

  尤诺觉得尽远是个理想的恋人,他温柔而包容,可以接受自己所有的坏脾气。

  ……除了限制自己每天吃糖的数量这一点。真的非常讨厌。

  jaundiced:因嫉妒而有偏见

  “喂,你知道吗,就是那个刚刚在集会上被通报表扬的尤诺·阿斯克尔,据说是个同……额,阿斯克尔医生!”

  “上班时间,认真工作。”尤诺瞥了一眼那个嚼舌根的小护士,继续向办公室走去,

  不管别人怎么说,自己幸福就好,不是吗?

  kin:家属

  “尤诺医生,尽远·斯诺克的家属迟迟联系不上,手术同意书……”

  “给我,我签。”

  “诶?但……”

  “我是他家人。”

  leader:领导者

  其实一开始是尤诺一点一点引着尽远说出心意的,但在确定关系后,两人的角色不知为什么就调换了。

  mad:疯的

  尽远一直是一个很冷静的人,然而事情一旦牵扯上尤诺,情感永远会压过理智。

  于尤诺而言也一样。

  naked:赤裸的

  “喂哪位?瑞亚姐?我刚刚在洗澡没听见电话响……是吗,好……喂木头你再敢过来一下试试!”

  瑞亚·特纳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oxygen:氧气

  他们是彼此生命中的氧气,无所不在而不可或缺。

  pair:一双

  对于自己,尤诺最满意的是那双手术时从不颤抖的手,而尽远最喜欢的却是他那双鎏金的眼睛,以及……那双唇。

  quarantine:隔离期

  艾格尼萨近日爆发了传染性极快的流感,作为一名尽职的医生,尤诺理所当然地接触每一个患者,并成功被感染,然后隔离。

  在他终于痊愈并结束隔离的那天,尽远见到他的第一句话是:“想我了吗?”

  回应他的尤诺用力的拥抱,和一句小声的“当然”。

  read:阅读

  尽远其实一直不明白尤诺为什么能抱着厚重的医书看一下午,就像尤诺不理解尽远为什么能对着枯燥的报告坐一天一样。

  safe:安全的

  在尤诺看来,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尽远的能量罩里。

  ……才不是他的怀抱呢。

  talent:天才

  尽管厨艺方面一塌糊涂,但被所有人公认的是,尤诺在调酒方面是个天才。

  比如他每次给尽远的酒都淡的像水;再比如他每次给赛科尔的酒都让人怀疑他把楻城的二锅头和塔帕兹的葡萄酒兑在了一起。

  Unicom:独角兽

  说实话,独角兽在维尔哈伦是很常见的生物,尤诺和尽远还养过一只。

  ……后来因为它的彩虹屁被尽远丢给了赛科尔。

  vacation:假期

  职业原因,两人的假期其实都不算多,但他们总能用最少的假期营造出最甜蜜的气氛。

  welsh:失信

  尽远在离开艾格尼萨去楻城时曾承诺回来会给尤诺带楻城的糕点。而这个承诺,尽远欠了十年。

  zero:零

  尽远离开艾格尼萨那天是尤诺第一次离开花之都,也是他第一感受到什么叫做零度。

  yellow:黄色的

  最后,祝您身体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