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咸鱼断高非的菏泽为君

高一狗,微博:阿斯克尔少族长夫人

占tag抱歉。

不知不觉间粉丝破50了_(:зゝ∠)_

点个文当福利吧(←喂并没有人想看!)

上限三篇,点文带cp带梗,点不够就放飞自我

可点cp见tag

【狗崽】今天的寮办依旧混乱呢(一)

   _(:з」∠)_人物属于阴阳师,OOC属于我
  痴汉狗x幼年狐
  晴明看着召唤出来的小鹿男懵逼了。
半晌,召唤室里传来晴明声嘶力竭的吼声:“我不要SSR啊!我要SR啊!”
  姑获鸟赶紧冲进来抱起被吓得瑟瑟发抖的小鹿男,一边安抚一边埋怨地对晴明说:“怎么那么大声啊,吓到孩子了。”
  从门外路过的大天狗高贵冷艳地给了晴明一个鄙视的眼神,然后头也不回地回屋了。
  这是一个蛮特别的寮。准确地说,这儿有一个蛮特别的阴阳师。一个……不知道是欧还是非的阴阳师。
  这位阴阳师,似乎天生对SSR有引力,而也天生对SR有……斥力,已经强到百鬼夜行都砸不到碎片的地步了。
   就算挤车拼出了鬼使黑,又乞讨出了姑姑,这个事实依然没有改变。
  这也就导致了,一目连没有般若,鬼使黑没有鬼使白,阎魔没有判官,大天狗没有狐崽,酒吞没有红叶……不过他好像并不在意,因为这个寮隔三差五就蹦出来一只茨木。
  天知道大天狗有多想揉一把妖狐毛茸茸的大尾巴。这个愿望从他第一次见到隔壁寮妖狐就开始有。
  不幸的是隔壁寮唯一的SSR也是一只大天狗。
  每次组野队组到妖狐,大天狗都直勾勾地盯着人家尾巴看,然后把别家妖狐吓得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就结束了战斗。
  大天狗:内心复杂,羽刃暴风X1。
  场面极其凄惨,小纸人看了会沉默,帚神看了会流泪。
  啊,又是没有尾巴的一天。
  大天狗倚坐在樱花树下,无聊地看着池子里的鲤鱼精和河童玩儿球。正常情况下,他这个时候应该在洗劫蛇窝,但今天莫名其妙没有寿司了。
  据说今天上午晴明挤了一上午车,硬是要凑个骨女凑图鉴。
  ……然后院子里多了几只饿鬼,池子里多了几只椒图玩连连看。
  等等,晴明阿爸去哪儿了?
  “他和博雅出门砸豆子了,”姑姑一边忙着给小饿鬼们(……)做饭一边回答大天狗,“他说砸不到SR不回家。”
  ……大天狗觉得他是想带源博雅离寮出(si)走(ben)。
  正说着,大门口传来源博雅的声音:“我们回来了!”
  估计是源博雅不想走把他拖回来了。
  大天狗刚想出去嘲讽一两句,却看见晴明一脸喜气洋洋,让妖以为他把源博雅追到手了。
  “看看我砸到了什么,几十张票子啊!”晴明边说边走到石桌旁坐下,向院子里的式神们展示自己今天下午的收获。
  首先出来的是一堆驮着小兔子的小山蛙,然后是一群小蝴蝶,接着是……小鬼使白?
  大天狗分明看见鬼使黑眼睛“噌”的一下亮了。
  再接着探出了一只蛇头,食发鬼……金色的?
  两只小小的般若站在了石桌上。
  一目连马上宝贝似的拢在怀里。
  哦,还有两只迷你的判官。
  阎魔飘过来,手一捞就把小判官带上了自己的月亮。
  所以,现在是鬼使黑能乞讨鬼使白,一目连能乞讨出般若,阎魔能乞讨出判官。而大天狗,依旧没有尾巴。
  大天狗:好气哦并不想保持微笑。
  直到最后,晴明才小心翼翼地捧出两只小狐崽。
  两只小小的、还带着面具的狐崽。
  尾巴看起来手感就很好。
  晴明笑得一脸高深莫测:“接下来就靠你们自己了。”
  之后这个寮每天都会出现这样的这样的场景:
  鬼使黑、一目连、阎魔、大天狗四只妖堵在寮门口,为“今天谁去乞讨”这个问题争论。
  ……然后大打出手。
  后来大天狗想到了一个办法。他凌晨四点就起床,趁着其余三位还没醒就抢占了今天的乞讨位置。
  然后其他人也学到了,现在他们四个每天半夜十一点就挤在寮门口准备抢位置。
  ……然后打起来。

(二)已更新